50719 人工和智能,誰(shuí)更懂高考志愿?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400-858-9000 咨詢(xún)/投訴熱線(xiàn):18658148790
國內專(zhuān)業(yè)的一站式創(chuàng )業(yè)服務(wù)平臺
人工和智能,誰(shuí)更懂高考志愿?
銀杏科技 ·

梁麒

06/28
近些年來(lái),無(wú)論是線(xiàn)下的機構,還是抖音、快手、小紅書(shū)等線(xiàn)上短視頻APP,各類(lèi)高考志愿填報咨詢(xún)服務(wù)肉眼可見(jiàn)的多了起來(lái)。
本文來(lái)自于微信公眾號“銀杏科技”(ID:yinxingcj),作者:梁麒,編輯:符敏,投融界經(jīng)授權發(fā)布。

所謂“三分考,七分報”,現在壓力給到家長(cháng)和考生這邊。

許多企業(yè)和機構早就從這種壓力嗅到了商機。

2024年全國高考報名人數預計為1353萬(wàn)人,創(chuàng )下歷史新高。據行業(yè)報告顯示,近九成高考生愿意選擇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,2023年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付費規模達9.5億元,預計2027年將增至12.2億元。

在這樣高潛的市場(chǎng)誘惑之下,高考志愿填報咨詢(xún)公司如雨后春筍般生長(cháng),都想來(lái)分一杯羹。

起初,工程化、堆人力輸出服務(wù)是這個(gè)行業(yè)內的絕對主流。不過(guò),隨著(zhù)AI風(fēng)口的日盛,一些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在尋找技術(shù)商業(yè)化落地場(chǎng)景時(shí),紛紛將目光瞄上了高考志愿填報這門(mén)生意。

原因無(wú)他,通用大模型面對泛化問(wèn)題只能作為娛樂(lè ),而高考場(chǎng)景這個(gè)非常垂直的領(lǐng)域,更容易訓練和輸出更精準的數據。

于是,志愿填報的江湖上有了“人工志愿填報規劃服務(wù)”與“AI智能填報服務(wù)”,這兩大涇渭分明的派別。

他們互有優(yōu)劣,也共同參與市場(chǎng)競爭。至于說(shuō),誰(shuí)能更懂志愿填報這門(mén)生意,那可能是一個(gè)仁者見(jiàn)仁智者見(jiàn)智的難解之題了!

人工和智能 都想分杯羹

曾幾何時(shí),我們印象中的高考志愿填報,是四處尋親問(wèn)友,主打一個(gè)深挖朋友圈,其中只有人情,沒(méi)有生意。

不過(guò),隨著(zhù)需求量的擴張,生意必然成為主流。畢竟,能求助到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來(lái)辦專(zhuān)業(yè)的事兒,中國的家長(cháng)是從來(lái)不吝嗇一些錢(qián)財的。

因此,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出現了大量入局者。

其中以張雪峰為最典型之案例。這個(gè)現象級人物,雖然不乏爭議言論,但實(shí)事求是的講,無(wú)論是之前的考研咨詢(xún),還是如今的高考志愿填報,張雪峰表現出來(lái)的對各個(gè)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的掌握程度,在這個(gè)細分市場(chǎng)內確實(shí)出類(lèi)拔萃,最能迎合學(xué)生和家長(cháng)的真實(shí)需求。

人工和智能,誰(shuí)更懂高考志愿?

而且,張雪峰這種面對面的咨詢(xún)服務(wù),以接地氣“走心”的言論,還能承載了不少家長(cháng)和學(xué)子的情緒價(jià)值。比如張雪峰旗下的“峰學(xué)蔚來(lái)”APP上,赫然寫(xiě)著(zhù)“人生成功路,志愿第一步”,這樣的slogan直戳家長(cháng)心靈痛點(diǎn)。所以盡管其服務(wù)價(jià)格動(dòng)輒上萬(wàn)元,但家長(cháng)們報名的熱情依舊不減,

近些年來(lái),無(wú)論是線(xiàn)下的機構,還是抖音、快手、小紅書(shū)等線(xiàn)上短視頻APP,這樣的高考志愿填報咨詢(xún)服務(wù)肉眼可見(jiàn)的多了起來(lái)。

企查查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,我國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企業(yè)注冊量逐年上升。2016—2021年,我國分別新增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企業(yè)107家、134家、169家、304家、518家、720家。目前與志愿填報相關(guān)的企業(yè)已有2800多家,其中有1700多家為近5年內成立。

在人工高考志愿填報咨詢(xún)如火如荼之際,百度、騰訊、網(wǎng)易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,也瞄上了這塊香餑餑。它們推出的“高考志愿填報”服務(wù),增加了“AI能力加持”的噱頭,讓這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含“智”量陡然高了起來(lái)。

百度是最早入局高考志愿報考服務(wù)的大廠(chǎng)之一。早在2020年7月,百度就推出了“AI志愿助手”,并逐年不斷豐富AI內容。目前,“AI志愿助手”可以提供報考信息,用戶(hù)在填寫(xiě)志愿表信息后,能看到可報考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的概率;“AI聊志愿”則屬于咨詢(xún)填報工具,基于A(yíng)I對考生信息的掌握,用戶(hù)可以通過(guò)不限制提問(wèn)問(wèn)題,獲得報考建議。

人工和智能,誰(shuí)更懂高考志愿?

一年后,騰訊教育發(fā)布了“智慧招報解決方案”,要“以信息化手段為高考服務(wù)提供全新的解題思路?!逼渲?,在學(xué)生報考端,推出“新高考通”,幫助家長(cháng)和學(xué)生獲得高考志愿填報相關(guān)數據查詢(xún)及智能志愿填報服務(wù)。通過(guò)大數據分析,提供科學(xué)生成的多角度志愿填報方案,并且能夠進(jìn)行錄取概率測算和學(xué)校熱度監測。

2022年,網(wǎng)易有道公司推出“有道領(lǐng)世志愿填報系統”,基于學(xué)生不同的學(xué)業(yè)規劃路徑,通過(guò)大數據分析、錄取概率測算,為學(xué)生提供院校優(yōu)先填報、專(zhuān)業(yè)優(yōu)先填報和錄取概率測算等功能。

2023年,阿里旗下夸克搜索“夸克高考欄目”提供智能選志愿、報考方案規劃、名師直播等服務(wù)。

這些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有著(zhù)強大的數據、資金及技術(shù)優(yōu)勢,通常在數據處理能力、用戶(hù)交互界面、個(gè)性化推薦等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(yōu)勢,很快就成了AI志愿填報領(lǐng)域獲得了較大的聲量。

此外,還有夸克高考、靠譜AI、甄選志愿等都是比較熱門(mén)的產(chǎn)品。但是,在志愿填報這門(mén)生意里,AI和人工所求并不趨同。

摸著(zhù)“志愿填報”過(guò)河

“錢(qián)景”當然是所有生意的終極目標。不過(guò),人工志愿填報和AI志愿填報掙錢(qián)的路徑各有算法。前者主打品質(zhì),后者依靠走量。

高考前兩天,張雪峰在直播間開(kāi)售的咨詢(xún)服務(wù)套餐分為11999和17999元。而2023年,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18元,但即便是這樣,張雪峰的套餐還是被瘋狂的家長(cháng)們一搶而空,甚至2026年所有省份名額已經(jīng)售罄?!皬堁┓逯辈ベu(mài)卡3小時(shí)入賬2億”次日就成了各大平臺的熱搜。

這樣的火爆,并非只出現在張雪峰這樣的頭部玩家身上。

在搶不到“圓夢(mèng)卡”的家長(cháng),憤怒地質(zhì)疑張雪峰團隊在搞饑餓營(yíng)銷(xiāo)時(shí),張雪峰團隊方面回應:行業(yè)服務(wù)老師少,而市場(chǎng)需求太大。

確實(shí)如此,只要高考選拔考試不停止,那么穩定訴求的用戶(hù)群體和廣闊的市場(chǎng)空間就會(huì )一直存在。

根據媒體報道,有從業(yè)者透露,每年服務(wù)二三十名學(xué)生,每個(gè)學(xué)生收費從四五千到上萬(wàn)元不等,“一個(gè)夏天,賺個(gè)二三十萬(wàn)元沒(méi)有問(wèn)題?!?/span>

而騰訊、百度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在價(jià)格策略上,則是以另外一個(gè)角度入手,主打性?xún)r(jià)比。

比如百度志愿填報的前期A(yíng)I功能基本是免費,“一鍵填報”功能只需要付費98元購買(mǎi)智能填報智能卡,而專(zhuān)家志愿服價(jià)格也在千元以下。

夸克高考的普通會(huì )員價(jià)格體驗款為99元,VIP會(huì )員收費688元。當然,也有“一對一”VIP會(huì )員,收費6888元,這就又回到了人工咨詢(xún)的老路上來(lái)。

與人工志愿填報講求快速實(shí)現效益不同,盡管當前各大廠(chǎng)都在發(fā)力AI志愿填報,但能從這上面賺到錢(qián)的公司有多少還未可知。以大火的文心一言為例,公開(kāi)數據顯示,截至2023年12月底,文心一言用戶(hù)數超過(guò)1億,累計完成了37億字的文本創(chuàng )作,輸出3億行代碼。但是,文心一言到底實(shí)現了多少的商業(yè)變現,百度一直沒(méi)有進(jìn)行公布。

對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積極布局志愿填報主要還是為已經(jīng)布局的大數據和大模型尋找一個(gè)在C端商業(yè)化落地的出口。就像以往的共享單車(chē)、團購、大模型一樣,在趨勢來(lái)臨的時(shí)候,先不管收益,投入精力占領(lǐng)一個(gè)席位,才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的慣常打法。最不濟,還能吸引更多流量,收集更多的用戶(hù)數據,為以后的算法提供助力。

不過(guò),對于志愿填報這樣高精度腦力分析的生意而言,AI志愿填報并沒(méi)有表現出高出人工的絕對優(yōu)勢,反而讓這個(gè)江湖的水,變得有些渾濁了。

是不是智商稅?

志愿填報服務(wù)有兩個(gè)基礎部分組成:存量信息收集+個(gè)性化分析。

在以往,由于每年高考錄取情況的不斷更新、填報規則的不斷變化,導致普通的考生和家長(cháng)很難掌握到全面和大量的信息。而服務(wù)機構可以通過(guò)收集到的院校、專(zhuān)業(yè)、就業(yè)等信息提供給考生和家長(cháng)以供參考。志愿填報很大程度上是賺取了“信息差價(jià)”。

不可否認,AI志愿填報考生提供了不少便利,特別是在海量信息初篩方面具備強大優(yōu)勢,大數據驅動(dòng)的AI算法可以彌補信息不對稱(chēng)問(wèn)題,高考考生及家長(cháng)可以用來(lái)參考,特別是將因城鄉、地域導致的信息差降到了相對較低的層次。

但是在根據存量信息進(jìn)行個(gè)性化分析的這一環(huán)節,AI還沒(méi)有展示出太大的智能表現。而且既然是“買(mǎi)賣(mài)”,就難免出現“傷害”。

有消費者在黑貓平臺投訴AI志愿填報服務(wù)內容時(shí)表示,“號稱(chēng)成功率在70%以上,可AI建議填報的6個(gè)大學(xué)一個(gè)都沒(méi)錄取,最終錄取的是我自己填報的大學(xué)?!?/span>

有用戶(hù)反映,自己填報的前六所大學(xué),根據一款手機應用計算,錄取概率都超過(guò)70%,但最終一所都沒(méi)錄取,落到另一個(gè)“保底”的大學(xué)。

有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表示,大部分的AI模型算法的訓練很大程度依賴(lài)于訓練數據的選擇,包括了建模方式?,F在很多所謂的AI志愿填報工具依賴(lài)的都是較為通用的大模型,不一定針對高考志愿填報做過(guò)專(zhuān)項的訓練,很可能導致數據的不準確。

所以,人工智能填報志愿具有局限性,只能作為一個(gè)參考項,而且部分軟件存在一些安全風(fēng)險。比如個(gè)人信息泄露風(fēng)險、夸大宣傳甚至是詐騙等行為??傮w而言,在報考建議方面,遠不如人工咨詢(xún)有針對性。

實(shí)際上,對于考生和家長(cháng)來(lái)說(shuō),不論是選擇人工志愿填報還是AI志愿填報,總體看起來(lái)都是一個(gè)風(fēng)險大于收益的行為。因為如果成功了,咨詢(xún)服務(wù)的作用有多大無(wú)法衡量,而一旦失敗了,商家一方幾乎是無(wú)責任可言。

畢竟,即便是張雪峰這樣的人工名師,也不能保證服務(wù)過(guò)的客戶(hù)人人滿(mǎn)意。

人工和智能,誰(shuí)更懂高考志愿?

雖然這幾年關(guān)于志愿填報的投訴屢屢發(fā)生,但每一年高考,新生家長(cháng)們仍然會(huì )選擇付費咨詢(xún)。原因很簡(jiǎn)單,時(shí)間短、任務(wù)重,還和命運掛鉤,再疊加家長(cháng)和考生對志愿的陌生感,在所謂的“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”身上尋求安全感,是一個(gè)理所當然的選項。

只是,AI沒(méi)有感情,可人類(lèi)卻會(huì )有悔恨?!皬堁┓濉眰兛梢允?,但是許多人一生的高考只有一次。不管是人工還是智能,我們都希望背后的商家能懂得這個(gè)道理。

高考志愿填報 人工智能
評論
還可輸入300個(gè)字
專(zhuān)欄介紹
400-858-9000
免費服務(wù)熱線(xiàn)
kefu@trjcn.com
郵箱
09:00--20:00
服務(wù)時(shí)間
18658148790
投訴電話(huà)
投融界App下載
官方微信公眾號
官方微信小程序
Copyright ?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(www.thepeninsulapress.com) 版權所有 | ICP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:浙B2-20190547 | 浙ICP備10204252號-1 | 浙公網(wǎng)安備33010602000759號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西溪路698號15號樓509室
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.com版權所有 | 用戶(hù)協(xié)議 | 隱私條款 | 用戶(hù)權限
應用版本:V2.7.8 | 更新日期:2022-01-21
 安全聯(lián)盟
在線(xiàn)客服
手機APP
微信訂閱